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欧洲旅游悄然吹起一股,中国人救了这座欧洲

  旧地重游,漫步巴黎街头,不由得想起唐朝诗人刘希夷的名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倒不是发思古幽情,而是因为这两句诗恰到好处地表达了我的所见所闻:“花相似”是说,花都景色如昔,浪漫依旧;而“人不同”指的则是,和上次相比,我这次遇到了很多中国游客。

中国游客受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影响爱上了意大利的白露里治奥古城。宫崎骏的奥斯卡得奖电影《天空之城》就是用这里做的背景。  起初,只是一小部分以中国人为主的游客来到白露里治奥古城(Civita di Bagnoregio),后来游人便蜂拥而至,为这座古镇有“垂死的城市”带来了新生。中国游客将其称为“天空之城”。image.png  意大利白露里治奥古城   起初,只是一小部分以中国人为主的游客来到白露里治奥古城(Civita di Bagnoregio),后来游人便蜂拥而至,为这座古镇有“垂死的城市”带来了新生。中国游客将其称为“天空之城”。  古镇可以追溯到伊特拉斯坎时代,它坐落在一个小高原上的逐渐侵蚀的火山石上,今年将有80万游客参观,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当中国游客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这座拉齐奥北部小镇的沉寂被打破了。游客的国籍让当地人惊呆。  中国人以及接踵而来的台湾人和小批韩国人,已经改变了古镇的经济前景。当地居民长期以来一直在全球经济中处于边缘化状态,并习惯于看到他们的年轻一代为了求职而远走高飞。  现在,年轻人选择留下迎接意外的旅游浪潮。  从欧洲的村庄到伦敦、巴黎和罗马这样的首都,中国游客数量激增。这是中国在欧洲经济扩张的最明显的迹象,人们既欢迎又担心。  根据业界预测,中国人到2030年将占全球旅游的四分之一。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和中国在线旅行社携程网的一份报告,2017年,有600多万中国公民前往欧洲国家游览。欧洲当局估计的数字更高,约为一千万。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中国对欧盟国家的旅游业在过去十年增长了三倍,增幅超过其他任何主要的非欧盟游客来源国,如美国、俄罗斯或巴西。最受中国游客欢迎的欧洲目的地是英国、意大利、法国、德国和西班牙。  这些数字预计将在2018年“中欧旅游年”继续激增。“中欧旅游年”是布鲁塞尔和北京共同推出的营销活动。  但并非所有人都对这样的快速增长充满热情 。中国游客的涌入使一些欧洲机场紧张起来,并为一些主要旅游景点的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了挑战。美国斯特拉福战略预测公司(Stratfor)在7月的一份报告中称,中国游客是“中国不寻常的武器”,他们认为中国游客已然成为“中国可以用来发挥影响力的预想不到的工具。”image.png  这家地缘政治风险分析公司说:“中国控制着农产品、奢侈品和制造业产品的厂商接触中国消费者的渠道,在这个市场准入问题上,北京已经在使用着胡萝卜加大棒的战术。但是一个被忽视的战术是,他们控制允许出国的人数以及人们可以访问的地方。旅游业是一种不寻常的治国工具,但中国出境游客数量的大幅增长意味着他们的综合经济实力可能会有严重后果。”  斯特拉福公司还表示:“北京拥有的最基本的施力杠杆是给予各国‘被批准的旅游目的地资格’(ADS),以此来引导旅游流向。这种制度规范着中国旅游团可以获准去哪里以及如何在中国大陆促销旅游项目。”  斯特拉福公司表示,中国已经在利用其利润丰厚的旅游市场,试图推动其海外地缘政治目标,去年,中国游客赴韩数量就减少了一半以上,以惩罚首尔方面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  然而这并不是布鲁塞尔方面的观点。欧盟委员会对大量涌入的游客表示欢迎,称“旅游业有可能为就业和经济增长以及农村地区、边缘地区或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做出贡献。”  拉齐奥小镇白露里治奥古城就是个例子。  被游客们称为“天空之城”的这座古镇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西北90公里处,它甚至没有像不景气的意大利中心地带的许多其他城镇那样试图改造自己,以冲抵商业和农业的衰退。image.png  白露里治奥古城有“垂死之城”之称,全年常住人口只有七人。  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拉齐奥羽翼未丰的旅游业陷入混乱,进一步打击了当地居民的信心,促使更多的年轻人离乡而去。而如今的光景不一样了。浪漫普奇(Romantica Pucci)餐厅旅馆的45岁的经理罗伯塔·门卡雷利说:“我们现在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但最多的是中国游客,他们把资金带入了这座城市也使这里的旅游业恢复了生机。”  她在向中国游客提供午餐的间歇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过去镇里只有两家餐馆,现在有十家。” 在店外,在7月的炎炎烈日下,伴随着附近教堂钟声的响起,更多的中国游客举着相机走向古镇。 门卡雷利也一直在学习一些中文普通话。  中国游客的涌入主要是受到日本著名漫画家和电影导演宫崎骏(Hayao Miyazaki)的影响,白露里治奥古城据信是宫崎骏奥斯卡获奖动漫影片《天空之城》的背景。由于收入大幅增加,包括访问这座古镇的收费,全年常住人口只有七人的这座城市夏季人口已经升到100人。市政当局已经能够停止向白露里治奥古城的近四千名居民征税。  市政当局也变得更具创业精神。去年,市长弗朗西斯科·比亚焦蒂(Francesco Bigiotti)成为了爱彼迎(Airbnb)居所的主人,在旅行平台上列出了第一幢公共建筑。 爱彼迎和古城合作修复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艺术之家”( Casa d’Artista)。这里将有常驻艺术家和前来度假的艺术爱好者。利润将纳入该镇的发展基金。  但并非所有当地人都感到开心。一位名叫乔凡娜的养老金领取者对她所说的“入侵”感到沮丧,称这会破坏城镇的宁静和日常生活节奏,特别是在周末,镇上的大部分活动过去都是围绕着教堂。  她喃喃地说:“人太多了。”然后一脸警觉地看着美国之音记者补充道:“他们挡路了。”  在一些欧洲最著名的城市,比如威尼斯、巴塞罗那和巴黎,也能听到这种抱怨声,这些城市在假期早已人满为患。批评人士称,来自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游客人数大幅增加,将使当地人的生活质量恶化并使基础设施不堪重负。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篇博文中,中国出境旅游研究所(COTRI)主任沃尔夫冈·乔治·阿尔特(Wolfgang Georg Arlt)指出,“旅游目的地居民的抗议越来越多,有时是暴力的”,他们觉得自己被剥夺了自身权利。他提到,中国游客在被投诉游客中占据突出地位。  只有7%的中国公民拥有护照,而美国有40%的人有护照。行业专家表示,这意味着有14亿人口的中国潜力巨大。中国出境旅游研究所预测,到2030年,海外旅行的中国人将从2017年的1.45亿增加到4亿多。  如果准确的话,这意味着在略超过十年的时间内,中国人将占全球旅游业的四分之一。  这些预测令欧洲各国的旅游当局感到兴奋,他们都在努力争取在中国旅游业中尽可能多地分一杯羹。但斯特拉福公司却对中国旅游业及北京当局对欧洲前瞻性的投资表示担心,这当中包括一项旨在改善欧洲和中国之间交通运输和连通性的大型“一带一路”倡议,这将导致北京在整个亚欧大陆发挥巨大的政治影响力。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一出地铁站口,抬头就是高高耸立的凯旋门,再低头一看,嗬,在一片空地上说笑拍照的游客中,竟然大部分是中国人,总共有四五十人之多。从说话的口音,可以分辨出他们有的来自东北,有的来自北京和山东等地。只见这些人举起照相机噼噼啪啪拍照以后,分别登上两辆旅游巴士而去。不用说,这是来自中国的旅游团。

  如果说,在凯旋门的邂逅也许有些巧合,那么,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无论是在埃菲尔铁塔还是在凡尔赛宫,甚至在布鲁塞尔和阿姆斯特丹,我们几乎每天都和其他中国游客不期而遇,这和10多年前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10年以前,对普通的中国人来说,自费到欧洲旅游还是遥不可及的梦想。那时在欧洲见到的中国人,几乎清一色是出差的大小官员。近年来,中国人的钱包鼓起来了,欧洲也放下身段,向遥远而庞大的东方市场招手,于是,上面提到的10多年前难得一见的场景,在今天的欧洲各地已渐渐成为司空见惯。

  来自南京的苏小姐,在一家贸易公司工作。她说,平时工作忙,压力大,所以趁“五一”黄金周,到欧洲来“散散心”。她花9000多元人民币买了一张上海到巴黎的往返机票,到巴黎后,先转机到瑞士玩了几天,再去比利时、荷兰、德国和卢森堡,接下来回到巴黎待几天然后回国。在巴黎期间,苏小姐的一位朋友也从上海飞过来度假,两个人结伴,玩得好惬意。

  除了苏小姐这样收入不菲的年轻白领外,欧洲的中国游客中仍有不少公务人员,不同的是,他们手持公务护照,身份却是“自费旅游者”。原来,这些人是中国的驻外人员,主要是常驻非洲的外交官、记者、使馆工作人员以及其他公派人员。非洲许多国家和中国没有直航,所以这些人回国,要先到巴黎,然后转乘中国民航的班机。以前他们到欧洲,只能作短暂休息,随即就转机回国,因为当时的规定不允许作长时间停留。近年来,规定放宽了,变得更加人性化,这些人可以顺道在欧洲游玩,花自己的钱,用自己的休假时间,对个人有利,对国家无害,可谓两全其美。

  中国游客的到来,在欧洲悄然吹起一股“中国风”。许多人可能想不到,连巴黎圣母院,都推出了中文版的介绍说明;在香舍丽榭大街的路易威登旗舰店,刚走进店门,就会有接待员用中文打招呼,并殷勤地介绍店内的商品;在布鲁塞尔著名的大广场附近,多家出售美味巧克力的商店,无一例外地都有中文招牌,有的还在橱窗贴上“免费品尝”以及“中文服务,感觉像在家一样”的温馨字条,让你难免心头一热,赶忙掏出银两作为回报。

  法国人当然不会放过中国游客带来的商机。以旅行社为例,现在巴黎做中国游客生意的主要有两家,老板都是当地的华人。它们除了安排在巴黎以及法国各地的旅游项目,也以巴黎为中心,提供前往西欧各国的10多条路线。这样的安排,对中国游客来说很是方便,因为欧盟的10多个国家实行单一签证,从巴黎参团到欧洲其他国家,一路免检,省了许多麻烦。

  来自上海的陶小姐,在一家旅行社担任导游。谈起中国游客的情况,她如数家珍。她说,中国游客明显增多,是最近三几年的事。从那时起,她们公司的生意就一直火爆。每年从3月底到9月底,是中国游客最集中的时候。以今年为例,陶小姐从三月下旬开始每个星期都带中国团,从未间断过。连续工作虽然挺累,但陶小姐却笑口常开,因为薪水加上小费,她的收入比法国的普通公务员还高。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转载请注明出处:欧洲旅游悄然吹起一股,中国人救了这座欧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