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埃及游记,生命与已经过世和谐相望

  有这样一个城市,当现在的大多数国都还未有人迹时,它已完成了国都的使命;有这样一座城市,被分成两部分,一半给生者,另一半给死者。这就是底比斯(Thebes),荷马笔下的“百门之都”,现在的卢克索(Luxor)。横跨尼罗河两岸,底比斯的右岸,也叫东岸,是当时古埃及的宗教、政治中心,有着皇宫和神庙,著名的就是卡纳克(Karnak)神庙和卢克索神庙。左岸,也叫西岸,是法老们死后的安息之地,以国王谷和皇后谷为代表。

2007年9月30日 卢克索西岸—国王谷—贵族墓—手工艺人墓—哈采普苏特陵庙—拉美西斯三世神庙

  我没想到会在卡纳克神庙里呆了整整一天。来埃及前,对于这个庙的概念只是《尼罗河惨案》中的那一点点,象公羊头的斯芬克斯,还有发生枪击的柱廊大厅。真正置身其中,才发现哪里是一个简单的神庙,无数的高大的塔城和庄严的石像,无数精致的圣殿和入云的方尖碑,在这长八百米宽一公里半的地方,组成几乎包括所有中王国和新王国时期的法老的立体《列王记》,确切说是整个古埃及兴衰史的缩影。

隐藏于西岸群山中,有一个神秘的山谷,这里酷热干旱,这里没有雷电风霜,就是雨也是十几年不下一滴。寸草不生的崖壁间,六十多个墓室直凿入山腹。这就是著名的国王谷。烦恼于无孔不入的盗墓贼,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2-16世纪)的法老们放弃了宏伟的金字塔,改葬进隐蔽狭小的墓室,但仍逃不脱被盗的命运,绝大多数墓室里只留下巨大的石棺和鲜艳的壁画。这里一共有60座帝王陵墓,基本属于第十八、十九和二十王朝的法老。所有的墓都是同样的模式,每位法老从登基的那一天起,陵墓便被开始建造和装修。到目前为止,1922年被发现的图坦卡蒙墓是国王谷中最后被发现的一座法老墓,也是唯一一座未遭破坏的墓。

  不想太详细的描述卡纳克神庙,对于有限的篇幅那将是一个挑战,事实上它已经挑战了数个世纪来的旅游者。沿尼罗河边绵延两公里的狮身人面像;整快花岗岩制成的世界最大方尖碑;以不同神的形象出现的法老们石像;无名角落里栩栩如生的浮雕动物;为爱情而在一夜之间建成的圣湖;炎热正午在柱廊大厅里的午餐;巨型圆柱上的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人手一本LP《埃及》的老年旅行团;为幸运绕巨型圣甲虫不停转圈的德国女孩;与两个美国背包族的飙车;还有夕阳下染成金色的船帆,这一切构成了那天的卡纳克,零散但真实。

图坦哈蒙二世(Tutankhamun II)墓的发现堪称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作为一个生于动乱年代、死时年仅十九岁的法老,本不能和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II)等伟大君王相提并论,但乱堆于他那小小墓室中的珍宝让他在一夜间扬名四海。难怪当年负责考古的卡特评论他一生中最伟大的业绩就是他死了并被埋葬了。开罗的埃及博物馆里专门开了四个展室展览着从著名的金面具到人型棺,从贴心放置的绿松石何露斯之眼到雪花石膏花瓶等所有珍宝,当我第一次亲眼看见那些珍宝时,简直惊呆了,周围人的表情与我的惊人一致。国王谷中最值得参观的主要陵墓有图坦卡蒙墓、拉美西斯三世及六世墓、塞提一世墓等,但图坦卡蒙墓、塞提一世墓都不开放,我们去了拉美西斯三世、六世及九世之墓。

图片 1  去西岸的渡轮上,我遇见了那个波兰人,当时就没有记住他的名字。然后我们就一起租车游西岸,他不善言辞,也可能是因为英文程度的问题,注意到他手中的旅行指南是波兰文。走在中东的路上遇到很多人,只凭着一本本国语言的指南和几句简单英文就敢走天下,而且活的都挺好。在从国王谷徒步到海特西朴苏特女王(Hatshepsut)庙的途中,他试图教会我一些波兰语,可惜当时正沉浸于阿拉伯文中,除了“美丽”这个他一再重复的词外,其它的一概不记得了。也许正是因为和他的同行,以致每当我回想起底比斯西岸,耳边总会响起肖邦的钢琴曲。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时间和空间的错乱。

国王谷参观完后我们马上赶往贵族墓(Tomb of the Nobles)和手工艺人墓(Deir al-Medina),都是非常非常小的墓室,却装满了生活,比那些法老的陵墓更富有生气。Tomb of Menna 展示了乡村劳动的热闹场景。Tomb of Nakht描绘了古埃及人的日常生活: 捕鱼,打猎,收割葡萄,酿酒,演奏音乐。Tomb of Sennedjem: 小小的一间屋子满是壁画,鲜艳的色彩让人感觉是昨天才画完的,难以相信它们是几千年前的作品。

  隐藏于西岸群山中,有一个神秘的山谷,这里酷热干旱,这里没有雷电风霜,就是雨也是十几年不下一滴。寸草不生的崖壁间,六十多个墓室直凿入山腹。这就是著名的国王谷。烦恼于无孔不入的盗墓贼,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2-16世纪)的法老们放弃了宏伟的金字塔,改葬进隐蔽狭小的墓室,但仍逃不脱被盗的命运,绝大多数墓室里只留下巨大的石棺和鲜艳的壁画。

接下来我们去了有名的哈采普苏特陵庙,哈采普苏特陵庙位于底比斯卫城的最北端。哈采普苏特将自己的陵庙建在峭壁上,以一种优雅的效果显示其统治的长治久安。陵庙分为三层,刻有许多富含深义的浮雕。哈采普苏特是第十八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一世的女儿,她是埃及的第一位女王。提到埃及女王大家大概只知道埃及艳后克莉奥佩特拉,而哈采普苏特是除克莉奥佩特拉以外另一位成为法老的女性。但克莉奥佩特拉没有埃及血统,她是马其顿人后裔,哈采普苏特却具有埃及血统,并且正式称王,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说埃及女王只有一位,那就是哈采普苏特女王。在其夫图特摩斯二世死后,她作为太后为年纪尚幼的图特摩斯三世处理朝政,之后自立为女王。她注重贸易,通过和现在的索马里地区的贸易往来,来获取香料,这些场面也反映在葬祭殿的壁画上。作为女法老,哈采普苏特有强硬的政治手腕,与其养子、后来的图特摩斯三世一直暗中争权,在她去世后,图特摩斯三世采取了报复行动,将陵庙中有她形象的地方都毁掉了,目前陵庙上层在修复之中。在中国游客心目中,哈采普苏特就如同埃及的武则天,不理世俗的规范,自喻为太阳神之子,登上统领国家的法老王座,姑且不论世人如何评断她得到王位的正当性,在我看来,光是勇气这一项就足以让人钦佩。

  图坦哈蒙二世(Tutankhamun II)墓的发现堪称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作为一个生于动乱年代、死时年仅十九岁的法老,本不能和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II)等伟大君王相提并论,但乱堆于他那小小墓室中的珍宝让他的一夜间扬名四海。难怪当年负责考古的卡特评论他一生中最伟大的业绩就是他死了并被埋葬了。开罗的埃及博物馆里专门开了四个展室展览着从著名的金面具到人型棺,从贴心放置的绿松石何露斯之眼到雪花石膏花瓶等所有珍宝,当我第一次亲眼看见那些珍宝时,感觉犹如重锥锤胸,然后就是目瞪口呆,周围人的表情与我的惊人一致。

为了巩固自己在王国的地位,哈采普苏特将自己装扮为男人,号称自己是太阳之子,也盖起了方尖碑与神殿,她的方尖碑放在卡纳克神殿之内,而神殿就位在帝王谷的背面。神殿的建筑是埃及相当罕见的3层楼架构,多柱廊是此间最大的特色,由远方眺望,像是镶嵌在山壁之间的圣坛,流泻着一股庄严圣洁的气氛。多根廊柱上均绘有女王出征远方的事迹,以彰显她治理王国的功勋,不过后来受到下任法老的摧毁,以及沙尘的掩埋,曾经如同废墟,直到1870年代被发掘与1950年的整建才恢复如今的样貌。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于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游记,生命与已经过世和谐相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